电源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源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云少鬼传29酒泡尸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7:50 阅读: 来源:电源柜厂家

第二十九章 酒泡尸

“武进哥哥,你快回来吧,我好害怕。”我嘴里不停的嘟嚷着

当我正想的入迷的时候,这木床突然一阵摇晃,顿时我感觉整个人虚浮的甚是厉害,感觉就像是坐在软绵绵的摇篮里。“这床怎么会摇动呢?我根本没有动啊,还有这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柔软?”

我狐疑的猜想着“莫非这床底下有什么东西?”

想着想着瞬间我感觉头疼的厉害还夹杂着阵阵眩晕感,整个脑袋就像快要炸裂开一样。我下意识不停地敲打着脑袋的两侧,尽量使自己变得更加清醒。敲了好一阵,才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浑浑噩噩的我不知何时竟冒出这样胆大的一想法“趴到床底一探究竟。”

当我跳下床后,慢慢的趴向床底下,床下空间很大,里面黑黢黢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只是当我打算伸手去胡乱抓碰的时候,床底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喘息声。我仔细一听,那根本不像是常人的喘气声。

我冲着床下大叫道“是谁在里面,快出来。”突然一条黑猫拖着细长的尾巴从床底跳了出来,把我吓的七魂只剩两魄。黑猫猛地扑向窗户,欲逃出房间。奇怪的是那窗户早已被武进哥哥关的严严实实,可是为什么突然会被打开了呢?想到这里,浑身不禁一阵发麻。

容我倒吸一口凉气后,才发现那黑猫眼中似乎有一丸琥珀,中间飞舞着金色的丝线。以前听大人们说凡是夜间出没的黑猫,很有可能都是被脏东西给纠缠住了。“莫非这床底下真有什么鬼怪?”我猜想到

窗户被莫名其妙的打开后,一阵阴风吹了进来,冷不丁的我一阵哆嗦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暗自激励着自己“段千云天,不要怕,以前在老家什么没见过?即使有鬼,这邪灵也是压不倒我的。”

一阵自我安抚之后,感觉心里踏实了很多。于是趴在地上,继续缓缓地挪向床底。

在我差不多上半身全部栽进床下的时候,我隐约摸到了一外层软绵绵但里面却夹杂着硬邦邦的像骨头一样细小的东西,我迅速收回右手。顿时吓的惊慌失措,刚才那软绵绵的究竟是什么啊?

我猜疑了半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顺着刚才的方向伸手摸了过去。当那细小的东西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吓的我六魂无主,竟然是一根手指头。我下意识的扔向了床外面,恐慌的我久久回不过神来。

那黑猫那手指头已经把我吓的魂飞魄散,真不敢想象床底下究竟还有什么其他更可怕的东西。我正打算爬出去的时候,突然被人猛地一推,整个身体瞬间被全部推倒了床底。

可是当我望向外面的时候,不要说人就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见着。我正纳闷着,忽然就听见房外敲门的声音。大概过了十几秒的光景,我听见武进哥哥叫唤我开门的声音。可是我再怎么挣扎,再怎么使力。整个身体就是不听使唤,根本无法动弹。

突然门外的敲门声戛然而止,我以为武进哥哥丢下我偷偷的逃离了这煮尸客栈。却不为然的是他竟从窗户外熟练的翻了进来,虽然没看见他进来的过程,但我似乎听到他双脚触地微弱的碰撞声。

武进哥哥点燃油灯后,突然发现我竟消失不见了。焦躁般的翻遍了整个屋子,都没发现我的踪迹。

心急如焚的我大脑意识还算清醒眼睛还能挣开,但就是全身动不了。我长大嘴巴却不能喊出来,急的我浑身大汗。时间过了好一阵,我已急得晕晕颠颠的累得全身没有了一丝力气,突然脑子一片空白,紧接着眼前一片黢黑。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躺在了木床上,而武进哥哥此时正用右手紧紧的按在我的脑门上。

“武进哥哥,你在做什么啊?”我狐疑的问道

我挣扎了一下,武进哥哥才松开右手说道“你刚刚被脏东西压住身体了。”

“什么,我被鬼压身了?这---这不可能啊!”我惊诧道

“怎么不可能啊,如果没被鬼压身,那你为什么不跑出来给我开门呢?”武进哥哥说

“我真的是遇到鬼了吗?那这客栈这屋子,武进哥哥,我好怕啊。”我说

“云天,别怕。小时候我听父辈们说如果有脏东西缠住了你,说明他是选定你,并且需要你帮他的忙,为他办事。”武进哥哥说

“不会吧,我能帮鬼什么忙?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啊!”我说

“这也说不准,有些鬼没钱花了,就喜欢纠缠阳人给他烧些纸钱。还有些鬼死的冤无法投胎,就会缠着活着的人帮他洗刷冤屈,然后才能轮回投胎。”武进说

“奇怪了,武进哥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我说

“这些东西都是小时候我奶奶告诉我的,因为我奶奶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会驱鬼的神婆。”武进说

“武进哥哥,你真了不起,身手不但了得,而且还懂得这些灵异的东西。”我说

“云天,这些都不算什么,做我们这行的人。整天出门在外,自己如果没有一些本领拿来防身,恐怕早已客死异乡。”武进说

“那你离开村里,你爹娘还有奶奶他们都知道吗?”我说

“我——我爹娘奶奶他们全部都死了,都是被那些清狗给害死的。在我很小的时候,都是因为我贪玩,硬是拉着弟弟跑去外面玩,才会导致弟弟被人贩子给拐走了。”武进说

“对不起,武进哥哥,我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事。”我说

“哎——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也在尽量忘记这些事情。还记得我弟弟走失的时候,和你差不多大。所以我第一眼见到你,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那时就把你视为亲弟弟照看了。”武进说

“哦。那武进哥哥,你这么多年都没有找过他吗?”我说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他,找了他都快十五年了,不过还是杳无音讯。这也是我为什么做一行的原因。”武进说

“或许我也可以帮你找啊,他身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呢?我估计你这样大海捞针也不是办法啊!”我说

“我记得他右手手臂上有一块椭圆的伤疤,是小时候我玩火的时候,不小心烧到他的。哎——还是算了吧,茫茫人海,只得靠缘分才能让我们两兄弟团聚了。”武进说

“哦——”我应道,过后我们两个各自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

我环顾了房间四周,然后特意往床底下瞟了一眼,说道“武进哥哥,你是怎么发现我在床底的啊?”

“因为我看到了地上的手指头。我顺着手指头被扔出方向望了过去,蹲下之后,就看见你紧闭双眼满头大汗全身不停的颤抖。”武进哥哥说

“哦,原来是这样的。额——我感觉好累啊,怎么浑身一点劲儿也没有啊。”我说

“那当然了,你身上的力气全部被拿去和鬼抗衡去了。当然会感觉全身乏力了。”武进说

“哦,我差点给忘记了。武进哥哥那你刚才去了那么久,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啊!”我问道

“有,我看见一楼后堂灶房里摆了好多大酒坛子。”武进说

“这有什么可疑的啊,客栈不都是卖菜卖酒的吗?”我说

“你听我把话说完,当我踏进灶房的时候,一股清纯的酒香四溢,那感觉甚是暖人心房,让人欲仙欲醉魂牵梦萦。”武进说

“你能不能捡些重点说啊,我对那些老白干一点兴趣也没有。”我说

“重点马上就来了,当我被那香味迷得神魂颠倒的时候,一条黑猫突然从我脚下溜过。那猫叫声顿时把我一惊,我才缓过神清醒了过来。”武进说

“你的意思是说那黑猫救了你的命?”我说

“恩,也可以这么说。后来因为那黑猫一声尖叫,把那老婆子和二狗吵了过来,要不是我身手敏捷反应快,早就被他们发现了。”武进一边说,我一边猜想到如果我没有趴在床底找东西,那黑猫也不会跑出来,武进哥哥也不会安然度过刚才那惊险的一幕。

“那后来呢?”我说

“后来老婆子他们慌张赶来灶房后,没发现什么问题,就安心的离开了。我趁他们离开后,瞧瞧的打开那些酒坛子,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武进说

“不外乎就是些老白干儿呗。”我说

“你猜错了,酒坛子不仅有酒,而且还有人。”武进说

“什么,人被泡在酒坛子里?这---这是为为什么啊!”我说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那些人都是些四肢不健全的人。”武进说

“武进哥哥,四肢不健全是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懂。嘿嘿——”我说

“你听好了,有些坛子里泡的是手臂有些是腿还有些是被砍掉的人头。那酒啊全部被染成了血红色,很是恐怖。”武进说

“你别说了,吓死我了。趁他们睡觉,我们还是赶快逃吧。”我说

“云天,我想先留下来追查这件事。我不希望有更多的人枉死在这黑店里。”武进说

“武进哥哥,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怎么斗得过他们?”我说

“云天,刚才我在灶房里看见那年轻男人二狗的左腿是瘸的。所以我们大可放心,他们两个根本对我们构不了威胁的。不过我觉得这客栈除了我们和老婆子二狗之外应该还有一个人。”武进说

“你这不是废话嘛,那老婆子不是说了吗?其他房里还有客人呢?”我说

“你错了,方才我出去的时候,在二楼饶了一圈。除了我们这间房的锁是打开的,其他所有的房门都是被锁起来的。”武进说

“难道整层楼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惊诧道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